[变女辱](第1-16章) 作者:琴衣记住发布地址 https://www.v2ba.vip
字数:27397
 

   “呜呜……妈咪妈咪,你在哪里?呜呜呜~ ”
 
    一名小男孩畏畏缩缩地被〖挤压〗在一个中型的铁笼里,小男孩只感觉到身 体传来的寒冷气息,因为他全身是赤裸裸地被关在铁笼里,小男孩稚嫩地脚小腿 被一根根的铁枝条勾画出略黑地红色。小男孩并看不到铁笼外的世界,他的眼前 只有一片的黑暗迎接着这名一直在发抖缩涩,一直在呼喊自己母亲. 心里不断地 渴望着,这是梦,这是梦!
 
    “好了,现在有请来宾们大家一起期待着我们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商品。” 
    高贵的钢琴演奏曲不断地在播放着,冷气肆无忌惮地穿梭在拍卖会的四周。 
    突然地,小男孩感觉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轻微刺痛,原来是铁笼被人移动了, 而小男孩深陷入铁笼缝隙的肉,当铁笼被人提起时,那肉和铁分离时所产生的。 
    “呜哇哇,呜呜哇!”
 
    突然间,铁笼内突然亮了起来,小男孩看到了一群穿着西装的大人,当小男 孩看到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脸庞,突然地就忘记了思考,只剩下哭喊声,环绕在 拍卖会的后台。
 
    “乖乖噢,呵呵呵,不怕不怕…不会痛的。”
 
    啪啪!
 
    嗤~
 
    突然间,在一群乌漆麻黑的人群中走出了一名身穿白袍面带微笑的中年男子, 手里抓着一支针,针管里有着1/5 的透明金液体,西装男打开了笼子,强硬的抓 出小男孩粉嫩的一只手,而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一边安慰着小男孩一边在小男孩 的手臂上大力地拍了两下,当见到血管之后直接将透明金色的液体注射入小男孩 的身体里面。
 
    “呃…………。”
 
    当透明金色液体注入小男孩的身体之后不久,小男生突然间不再感觉惊恐了, 可是也渐渐地无法思考,不是昏迷了,而是无法思考,眼神呆泄地望着前方放空, 嘴角时不时流出并不黏稠的口沫。
 
    锁,再度一样的锁上了铁笼.
 
    黑布,再度一样的覆盖着铁笼.
 
    不再一样的只是小男孩,原本哭喊至沙哑的声音,只剩下静谧的一切。 
    “大家期待已久的压轴已经端上拍卖桌了,本次我们为大家准备的是!—— 是!——童男!”
 
    里着黑布的笼子被两名彪悍的西装男抱上了拍卖桌,而一旁的司仪开始为尊 贵的顾客们吊了吊胃口,望向眼前的黑布慢慢地拉开,当黑布拉完下来时,大声 地喊出拍卖的商品名称!只见一名小男孩眼神痴迷地望向眼前的大人们,可是脑 袋就是不能思考了,也只能无奈的望着他们…
 
    “噢呀!现在的黑市奴隶店越来越喜欢给我们惊喜了,童男啊!不错不错. ” 一名老人惊喜的说道。
 
    “不错啊,童男,这可是不同以往啊,整天买奴女货都买到闷了。”一名略 胖的中年男子望向眼前的商品,一脸玩味地看着那摆在眼前的商品。
 
    “哇!这个小弟弟好可爱噢,皮肤都可以跟女孩子比了,那么雪白,如果他 的父母好好养,一定将来是个大帅哥。”一名身穿华丽的晚装妇人夸张地指着笼 子里的货物。
 
    “呵!还帅哥呢,他的父母不要他,就是对他的人生画上了句号,能在这里 拍卖的货物,被买了都不知道他的买主会不会蹂躏他致死呢。”坐在夫人旁边的 男子说道。
 
    “这奴隶拍卖行的水准真是高啊,这么高水准的童男都买的过来卖,不愧是 压轴啊。”
 
    只见坐在观众席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品论著这货物。
 
    “各位各位,这男孩不只是因为是男的就被我们当成压轴了!其实他是来至 于海外的华侨,这是他的护照。”
 
    说着,司仪手里举起了一本护照杨了杨。
 
    “名字:陈XX,年龄:13岁,性别:男,大家也是有评价之眼的顾客,这男 孩的身材,样貌,年龄都是非常符合一样很好玩的玩具的资格,在座的各位都是 我们的老顾客了,玩弄女奴也是玩的有些烦闷了吧,这是不容错失的机会了,为 你们的生活增添新的色彩吧!”
 
    “起拍价是50万!每次起价不得少过5 万!上不封顶!”
 
    “65万!”那名穿着礼服的女子率先举牌,喊出了价位。
 
    “还有没有人加价啊!一声!”司仪的声音响起了。“大家想想,一个13岁 的小男生,对一切都很迷惘的小男生,被XXX 的时候,那声音…唔~ 大家懂得。”
 
    “70万!”
 
    “88万!”
 
    在场的观众被司仪挑逗的话语挑起了性欲,有两名叔叔辈的基佬彷佛下定了 决心,双双举起了牌子,但是后者的价码却是比较高。
 
    “88万一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啊!机会难得啊!想想他的嫩菊!哎呀!光 想就让人沸腾啊,88万两次!哎呀,给大家免费放送一个画面吧,呵呵”
 
    这次不管司仪怎么古惑,厂里的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只见司仪给身穿西装的 男子一个眼神,西装男彷佛会意,身手俐落地将笼门打开,粗鲁的抓出小男生, 把它放在拍卖桌子上面,而另一名西装男却是按了下手里的遥控按钮.
 
    只看到厚实的桌子边,开出两个洞,洞里慢慢地浮出两个铁质稳固铐,两铐 之间的距离是大约20cm,这是奴隶拍卖行时常作出的特效之一,为的就是将商品 的价值举升至更高。
 
    当铐子完全出现在桌面上时,西装男将固定铐拔开,将赤裸男孩的大腿固定 在两个开铐上。而被强硬将腿张得开开的小男生,他的下体没有成年男子该有的 阴毛,还没发育的阴茎就这样裸露出来,司仪此时却是拿出一把朔料尺,狠狠地 抽向,小男孩的睾丸部位。
 
    “啊~ 嗯啊呀!”
 
    小男生不由自主地发出因为下体传来的疼痛感觉而淫叫了起来。
 
    “95万!”
 
    “100 万!”一名样子泼辣留着短发的女同性恋,对着小孩有了很多想法, 随即举起了牌子。
 
    不得不说司仪的举动挑起了很多人的性欲,立马又有人加价了。
 
    “500 万!!!!!!!!”坐在一旁的一名身穿白色礼服的长发女子,成 熟漂亮的样貌,可是嘴里却说出了一口…天价!
 


    。性奴奴隶拍卖行。顾名思义就是拍卖高品质人种的地方,因为如果不是长 得样貌好看,身材优良的奴隶货,是不能够让一群高贵的上流变态花大价格去购 买的。而在这里贩卖的奴隶大多是女奴隶,年龄介于7 岁到15岁之间,大多是幼 齿,可以吸引到大部分叔叔辈的偏爱,这也使到拍卖行的生意只增不减. 这里贩 卖的奴隶大多是父母不喜生的是女儿而在她们小小的时候就贩卖给人口贩子,上 报孩子失踪,从而获得再次生育的机会,为的就是生个儿子。而这拍卖行甚少出 现拍卖男童的事迹,因为男孩在父母眼中是个宝,不容易被拿出来贩卖,就算被 贩卖的品质往往不能上得了拍卖行。
 
    ——————————————————————
 
    “500 万!!!不会吧!一个男童,虽然品质不错,但也不值这个价格!” 一名胖子惊呼着。
 
    “小姐,这个价格虽然对我们家不算什么,但是也太贵重了吧。”站在刚刚 报出惊人天价的妇人身后,一名身穿蓝色燕尾服的男人弯身向妇人说道。
 
    “安道夫,我本来就没什么参合这类拍卖会的,不过既然看到喜欢的玩具, 就算花多点钱也无所谓的,呵呵。”妇人的举止是多么的优雅,她缓缓地将手上 的牌子放下。
 
    “是,小姐。”
 
    以样貌来看,这名妇人年龄大约是介于25至28岁之间,从她富满仪态的举止,
 就能断定,她是高贵的有钱人世家。
 
    “500 万3 次!成交!恭喜我们8 号台的顾客拍的一件有价值的货物!”
 
    周围的掌声彷佛雷响般地响起。
 
    “希望他是个好玩的玩具吧,呵呵。”美妇看着自己拍卖得来的玩具,脑子 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计划般。
 
    ——————————
 
    就这样,拍卖会结束了,被拍卖到的货物各自被其的主人带到了各个地方, 有些苦命的货物将会被妓女集团带到特殊的训练营去接受,妓女特训,有些幸运 的货物倒是有可能被变态的有钱人,官员买去当性奴养,而小男孩却是幸运的被 A 城的首富千金买了,而他却是被带到一间极大的别墅里头.
 
    咻—
 
    一辆极度绚丽的新型跑车,熄灭了引擎,驾驶座位的门打开了,走出一名身 穿燕尾西装的男子恭敬地走向另一个车门,并将门打开. 美妇下了车,然后男子 再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将小男孩抱起,随着美妇走进了别墅。
 
    3 小时候…。
 
    “安道夫,这孩子的药力解除了吗?”
 
    “是的,他现在在厨房用餐。”安道夫依然一脸冷色,十足像了黑执事一般, 机械式地回答。
 
    “他的资料查到了吗?”
 
    “是的,小姐,他的本名是陈xx,13岁,马来西亚人,就读于xx中学,本次
 拍卖行并不是以正常的拍卖手段从他的父母着手购买到这孩子的,这小孩子是因 为被“拐童”集团,趁他父母在购物时,使用迷魂药,拐带他的。他是因为在12 岁的全国大考UPSR获得了多项科目优等,他的父母为了奖励他,所以带着他去中 国旅游和看亲. ”
 
    “关于他的身世有什么特别的吗?”美妇的脸庞听的一脸倦容,彷佛对这孩 子怎么被拐丝毫兴趣也没有。
 
    “从他那未跟随哥哥的朋友口中查实,他在11岁时曾拿起母亲的文胸戴在身 上,并被哥哥揭穿。”
 
    “哦~ 呵呵,看来我买到一个很有价值的玩具咯,呵呵。安道夫!你现在去! @#$%^ ( 吩咐$#@#$%^^准备%$#@#$% ……”
 
    “是的,小姐。”
 
    此时,美妇早已换上了一身的半透明的睡裙走向了2 楼她的睡房。
 
    而安道夫则是将小男孩从厨房的地方接出来,带着一脸恐惧的小男孩慢慢地 步向2 楼的另一间房间吩咐他先睡觉. 其实说小男孩一开始没有害怕是不可能的, 但是倒是没有哭出来,因为当他药力退去之后,精神转醒了之后,只感觉肚饿难 耐,看到了眼前有着善良眼神的安道夫,看着桌上准备好了的食物,却是吃了起 来。
 
    本来小男孩在一开始时会哭是因为被关着,眼前只有寂灭的黑色,看不到眼 前有什么,所以他就慌了起来,也就哭了。可是现在他置身在一间极度华丽的房 子里,心里也就没有了那么害怕,而是有了些好奇,难道是这位中年男子救了我? 但是,不管小男孩怎么询问安道夫都是回答,小姐会告诉你的。这也不免让小男 孩心底有了些好奇,小姐?谁呢?
 
    ——————时间是大约早上8 点左右。安道夫驾着宝马,回到了别墅,不 断地来返车子和屋子,手里搬运着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
 
    磕磕磕!
 
    只见安道夫,缓缓地打开了房门,叫醒了还在睡觉的小男孩,并且吩咐他去 冲凉先,等下到一楼跟小姐一起吃早餐。现在的小男孩不再是一身不挂了,而是 一件大大件的衬衫披在小男生的身上,这一件衬衫是昨天小男孩向安道夫询问他 的衣服时拿到的,因为这别墅里没有小孩子的衣服。
 
    小男孩慢慢地步进冲凉房,高级的浴室设备发著闪闪的反射光,小男孩心里 有些惊叹,这比自己当初住的5 星级酒店来的高级多了,心底也有小小的愿望, 自己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洒—洒—洒—小男孩用自己的双手挤满了沐浴乳,擦 拭自己的身体,让斗篷的水,打在自己身上洗刷自己的身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每当自己用手触碰到了自己的小弟弟时,都会有一股疼痛的感觉传到自己的胸口, 那种异样的痛楚,让小男孩有些费解,可是下一刻,小男孩看到自己的小弟弟, 高高地举起来了。是勃起了!可是天真的小男孩并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而是不理 会,继续地洗澡,不久后小弟弟却是再度变回原本的状态了。
 
    咿呀———“是谁?”
 
    小男孩在冲着凉,突然间听见冲凉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是我,我是这里的佣人,我来给你送衣服的。我挂在外面噢。”一名女佣 回答了小男孩。
 
    “谢谢你哦。”小男孩很有礼貌的回答“不用不用…”
 
    3 分钟之后…
 
    小男孩关了水龙头,用毛巾擦干自己的身体之后,拉开了淋浴篷,出现在自 己眼前的,既然是…一套………衣服,没有裤子,就一套的…裙子
 


    此时,出现在小男孩眼前的是一件与他十分合身的白色连身裙,而裙子的胸 部位置有锈着漂亮的蝴蝶图案。可是款式明显是小女孩的,因为胸部的位置并没 有很宽敞,这是为了贴身小女孩的设计。
 
    小男孩看着眼前的裙子,不免引起了他心灵上不小的颤抖。
 
    “好漂亮啊。”
 
    小男孩用手去触摸着这件白色连身裙,摸着这件材质很柔顺的连身裙,心里 不断的有一个想穿穿的念头,心里也开始了不断的挣扎,因为眼前的一幕很奇怪。 
    “这是女生的衣服呀,怎么他们为我准备女生的衣服呢,难道是误认我是女 孩子?”小男孩心里想着,白泽的脸颊,不免泛起一点点杏红. ——————— ———小男孩,自从小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很想当女生的事实,可是却不敢跟家 里人说,而点燃小男孩心里这把火的却是妈妈衣柜最下层。
 
    那里摆放着下至5 ,6 岁,上至10岁的小女孩衣服。小男孩有问过妈妈这些
 衣服怎么来的,它可以穿吗?小男孩的妈妈却是不允许的拒绝了小男孩,也没解 释什么,彷佛认为自己的儿子还小,说了也听不懂。
 
    但是小男孩却是一次次的趁着家里没人时,偷偷的换上这些衣服,望着妈妈 梳妆台的镜子,幻想着自己能像妈妈一样的漂亮,美丽。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小男孩穿着一件可爱的紫金色肚兜,不巧被妈妈看到 了,小男孩还问妈妈,好看吗?迎来的却是妈妈的一巴掌……………省略……… (衣衣不想哭…)
 
    小男孩做的这些事情,也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慢慢地知道自己做着多么“变 态”的事情,可是小男孩知道时,已经晚了。小男孩不能一直压抑自己,就算知 道这样做很变态,不正常,但是还是一次次的穿上妈妈衣柜里的小女孩衣服。时 不时还会偷偷地拿起妈妈梳妆台的化妆品来使用,也因为被抓过一次,之后也一 直没有在被抓到过了。
 
    ————————————此时,小男孩看着眼前的连身裙,这件漂亮的衣 服比起妈妈衣柜里的衣服来的漂亮很多,不再是那些老式有些破旧的女童衣服, 而是一件很美丽,很干净,很新的裙子。
 
    “好像穿噢。”
 
    小男孩此时的这个念头闪烁下心头,却是不知道如果他好好的选择,他的人 身却是会出现很大的区别的。
 
    突然,小男生的另一只手放在洗手棚的位置,触摸到了柔软的布料,小男孩 转眼看向洗手棚,只看到在洗手棚的上面,放着一件印有五颜六色小点点,底色 是白色的小内裤。
 
    “这这…。这是…。”
 
    小男孩将触碰到的小内裤,抓到了自己的手上,摸着柔软材质的底裤,不免 想起了妈妈的内裤,小男孩当然有穿过妈妈的内裤,可是很不合适,因为这种内 裤,小男孩的小弟弟会无法被包容起来。
 
    此时的小男孩还不知道,男生和女生的差别. 因为他的身材样貌都很像女孩 子,声音也因为还没发育而娇滴滴的,如果不是因为头发比较短,如果不是穿着 裤子,可能都会给朋友认为他是女生。而小男孩也没有很渴望自己长得像男生, 反而有些喜欢自己像女生的样子。更多的想法却是自己就是一名女生。
 
    “嗯…我果然还是那么美丽。”
 
    小男孩对着镜子一只手将自己前面的头发拉向后面,让一根根的发丝慢慢地 垂下来比了比可爱的动作,感觉上就想一名绑着头发可爱的女孩子一般。
 
    “嗯…没办法了,反正他们以为我是女生,那么我就这样穿吧,等下他们可 能就会送我回我三叔公家了。”
 
    在后来,小男孩是多么的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他没有那么做,他一辈 子可能会完蛋了,可能当时的小姐看不到自己的玩具穿上她为他准备的衣服,会 发脾气,将他被卖给“别的人”,那么小男孩就真的完蛋了…
 
    “别的人…谁知道呢?人口贩子,乞丐集团〔把他的手啊脚啊砍断了,丢他 去街边乞讨之类的…〕”
 
    白色的连身裙飘逸着,彷佛微微的清风就能让它翩翩起舞,连身裙的口子突 然冒出一个男孩子的头和双手。小男孩再从裙子底,拿起那女式的内裤,划过白 嫩的双腿,拉上了自己小弟弟的位置,将自己那小弟弟过囊了起来。
 
    就这样,一名短发的小美女成型了。
 
    “好美啊。”小男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嘴里却是说出了对自己的评价 . 白色的连身裙,蝴蝶的花纹,将小男孩的身材样貌体现的很适合,彷佛就是小 男孩一直想要成为这样的自己一般,心底有着无限的满足,望着镜子,做出一个 个可爱的动作。
 
    小男孩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镜子,踏出迈向浴室门的第一步,裙摆,晃呀晃, 擦过小男孩敏感的小腿,不时地为小男生心里断定自己的女生的决定。
 
    ———————浴室的门打开了,小男生学着小时候曾经在电视机看到的一 位格格教另一位格格走路的方式,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矜持地,走向房间的 大门. 当小男孩打开房门的霎那,不尽一脸的绯红,望着眼前的安道夫。这是他 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穿着女装,心里难免有着一丝丝的尴尬,连忙低下了头. “叔 叔,你是要带我去见你们家的小姐吗?”小男孩低着头,死命地压着自己喉咙说 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像女孩子般尖细。
 
    “嗯,小妮子跟我来吧。”安道夫看了看眼前害臊的小男生,他是知道小男 生的来历的,所以一切却是在玩弄着这个玩具罢了。
 
    可是尽管是被玩弄的小男生还是把头压得更低,心里却是像田里开的花一般 高兴. 心里想着…
 
    (小妮子…这不是形容小女生的名词吗?我被当成女生了,好幸福哦,对啊。 我现在是女孩子,嗯嗯,不能被看出来。)
 
    两人脚步不慢不快,却是短短的一分钟就到了一楼的饭厅. 美妇有着勾人的 眼溪,看向了眼前的玩具,一名小男生,自愿的换上了裙子,就像自己准备的剧 本一般…
 
    美妇,微笑了。
 


    美妇今天是穿着一套的浅蓝色的纺纱裙,优雅地翘着腿,美丽地勾画出成熟 女性的曲线美,只能用端庄靓丽来形容美妇了。
 
    “哇~ 好美哦…”当小男孩看着眼前的大姐姐时,心里是充满着仰慕心的。 
    “嗯?”美妇彷佛因为小男孩的声音有些小声,所以并没有听清楚。
 
    “大姐姐,你好漂亮噢。”小男生依旧压着自己的喉咙,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呵呵呵呵,谢谢你的赞扬噢,不过“小弟弟”你也很“美丽”呀。”美妇 说出这句话时特地将小弟弟和美丽加了重音,生怕小男生没有听到一般…
 
    当小男孩听到美妇说出这段话时,突然的听到身后传来淡淡的笑声,立马转 身望向后头的安道夫,只见安道夫很配合他主人用讥讽的表情望着小男孩。彷佛 从他们的眼神中再度看到了自己二哥当时发现自己穿着妈妈胸罩的一幕。
 
    顿时小男孩的脑袋一怔一怔地,整个人蹲了下来,很没有仪态的就哭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小男孩只知道,别的人都将自己当成变态来看待,13岁的小 男孩,完全不会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为什么为他准备女装的人会这样笑他。 
    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个变态,就像从各个人口中得知怎样是变态一样,他 只认为自己最大的私隐被人戳破了,很无地自容,很…。很无奈。小男生的心里 一直想,一直想,甚至连死的念头都有了,一想到死,自己彷佛哭的更厉害了。 
    那里一个小孩子会不怕死的?
 
    噗—只听地面传来一声声响,小男孩就这样晕倒了…
 
    此时,在一旁的美妇,有一些的错愕,彷佛这和自己的剧本不一样,她是知 道的,这个男生想穿女生的衣服,想当女生,现在的场面最多也是脸红什么的之 类,却是没想到,把这么一个孩子弄哭了还…哭晕了。
 
    —————————————“嗯,这里是哪里?我梦醒了吗?”小男孩以 为自己已经远离那恐怖又开心的噩梦了。
 
    可是只见小男孩身处的地方只有淡淡的橙色光打照着,周围都是一遍昏暗。 
    铿钪~ 铿钪~ 铿钪~ 小男孩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可是只听到一怔怔地
 金属敲击声,小男孩的背后全身是冷凉凉的,彷佛以75度仰躺着,在一个金属床。 双手双脚都被铁炼铐着,不能移动身体. 梦…………。还没醒。
 
    “哎哟,小弟弟,你怎么会穿着裙子呀,是因为你是…”美妇的声音从暗处 响起。
 
    其实美妇也是很无奈,本来准备的剧本,要问的问题,想玩的玩具既然晕倒 了,所以她就改了改剧本,可是这要问的问题还没问完就…
 
    “我知道我是变态!大姐姐,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拿你的衣服来穿的,我 知道是你从那些坏人手中救了我,我很感激你,请问你可以放过我吗?对不起, 我很想回家,对不起。我很害怕,呜呜呜呜…”小男孩话还没说完,又哭了出来 …
 
    “噢?呵呵呵,我的衣服,小弟弟你错咯,这衣服是姐姐买给你穿的,呵呵。” 美妇一脸玩味地看着小男孩…
 
    “买…买给我…。穿?可是你不是知道我是男生…我…。我…还以为”小男 孩有些费解,但还是很尴尬的回话眼前的大姐姐。
 
    “以为姐姐把你当成女生了?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呀,还以为是激起你的真 实一面呢…好伤心捏…。你的身份证护照都是写你是male噢,姐姐的英文不会差 到连male都不知道吧,呵呵……”
 
    “你到底是谁?我的身份证,护照,怎么会在你手上的?”
 
    “小弟弟,你可以叫我珊儿姐姐噢,嗯嗯,那么姐姐就告诉你吧,你被你爸 爸妈妈卖了,他们把你卖给人贩集团,姐姐是在拍卖会把你拍卖下来的,也就是 说…你现在是我的“货物”,呵呵呵…”美妇摇了摇手上的小男孩的身份证和护 照…
 
    “珊儿姐姐,为什么我爸爸妈妈要卖了我?”
 
    “你真的是高材生吗?怎么那么笨的,当然是因为………呵呵呵呵。”珊儿 姐姐不再说下去,而是用眼神来告诉小男孩,而珊儿姐姐的目光却是望向那漂亮 的白色蝴蝶连身裙。
 
    “因为…我…想当女生吗?他们嫌弃我了吗,为什么,我已经在改变了,为 什么他们还要…呜呜呜…”小男孩想到自己被自己的父母卖了,就想起了自己父 亲对自己说过的话。
 
    “原来,我真的被赶出家门了…”小男孩哭着,抽了抽鼻涕,带着哭腔的说 道…
 
    珊儿却是走了向前帮他擦了擦眼泪(因为小男孩的手被绑着了…),然后静 静的看着小男孩哭。
 
    ————————————4 ,5 分钟过后,小男孩开始不哭了… 
    “小弟弟,你想当女生吗?为什么呢?”珊儿姐却是再度照着自己的剧本跑 着,来到了最关键的几个问题了…
 
    “珊儿姐姐,为什么要绑着我?”小男孩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可是还是很 不明白,这个把自己买下来的大姐姐为什么要绑着自己…
 
    “我先问问题的噢,回答我的问题先,呵呵”珊儿姐有些耍赖的说. “珊儿 姐姐买下我的时候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的父母嫌弃我是一个变态,我知道我是 男生,我也很想当正常的男生,可是我没有办法,自从我小小4 岁的时候就看到 妈妈衣柜下的女孩子的衣服,我喜欢那些衣服,那些衣服很漂亮,我好想穿…” 从小男孩的眼中,看得出一丝丝的渴望之眼神…
 
    “可是你是男生噢,怎么可以穿女生的衣服的呢?”珊儿姐开始有些开心了, 因为再度的回到了她的剧本……
 
    “小时候,我不知道的,我就偷偷穿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喜欢自己可 爱的样子,所以我很想这个样子,直到我7 岁8 岁,才发现,我和周围的人不一 样,原来这世界有着“男”…有着“女””说到这里是小男孩的眼神黯然了许多 …
 
    “我想改,可是却是改不了,我压抑自己,我忍着,可是最后…最后…我还 是失败了…心里只有一句话告诉自己…”
 
    我想当女生!我要当女生!我要穿裙子!我不想当男生!我……………只想 当自己,即使是变态,可是那才是我呀!
 


    “珊儿姐姐,你知道我的痛苦吗?我的心好痛,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可是 却却是抛弃了我…呜呜~ ”虽然小男孩知道了自己已经被抛弃了,心里受着很大 的打击,却还是回答了珊儿姐的问题. “安道夫,帮二小姐解开锁. ”珊儿姐姐 低着头,缓缓地说出这句话。
 
    “是,大小姐。”只见安道夫手脚俐落的为小男孩解开了锁. 铿铿~ 锁—揭 开了。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忘记以前的不愉快,从今天起,珊儿姐姐帮你成 为女孩子。珊儿姐姐会把你当亲妹妹一般的疼爱的,当姐姐的妹妹,好吗?忘记 你以前的名字,姐姐帮你取名字好吗?”珊儿姐算是被小男孩的话感动了,接受 了,流露出关爱的神色,彷佛眼前的小男孩就是她的妹妹一般。
 
    “嗯,姐姐”只见小男孩像是一直在大海里游荡着,正要溺水时,却是有一 双手拉着他,把他带到了一艘船上。
 
    “以后,你就叫婷儿吧。”珊儿不假思索地为小男孩取了婷儿这个名字。 
    “小姐!这不行啊!”安道夫却是突然插嘴了过来!
 
    “放肆了吗你?一个下人,也好顶嘴,我说是就是!”珊儿又再度发起小姐 脾气了出来。
 
    “对不起,我是大意了。”安道夫知道踢到大小姐的软肋了,却是选择了沉 默。
 
    “出去吧!”珊儿闭上了眼,冷冷地说出。
 
    “是,小姐。”安道夫走出了房间……
 
    其实不得不说,婷儿刚才正是处在生死边缘,如果她的回答是那些穿上了裙 子,我会很兴奋呀什么的,才能自慰呀什么的,我想婷儿可能就只是“货物”而 不是“妹妹”了,而现在是小男孩不再是“玩具”了吗?大家看下去吧,呵呵呵。 
    现在开始了,婷儿女孩化计划!
 
    ————————————————————事后,婷儿被她的姐姐珊儿带 到了,安道夫一早就准备的房间之中,交待她,先睡一觉,因为刚哭完的人都是 很累的,房间跟之前的房间大有所不同了,光是面积就是之前住的客房的三倍, 房间的格调是以粉蓝色系为主,走的是小公主规格的房间格式,里头的家具都是 很女性化。婷儿看到之后,悲伤的心情彷佛减去许多,望着给予自己新生命的买 主,不止让她脱离了暗暗黑黑的笼子,还打算帮助自己,让自己梦想成真,而且 更是让已经没有家人的她,有了她这个姐姐,可以说婷儿,现在只能依靠珊儿了 ……
 
    ——————————————晚上来临了,珊儿婷儿姐妹俩坐在饭厅吃着 高贵的晚餐……此时的婷儿却是换上了另一件女装,是一件白色热裤搭配印有可 爱图案的短袖T 桖“婷儿,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妹妹咯,姐姐有个问题想问你噢。” 珊儿双手抓着婷儿的手珊儿现在的语气倒是真的很柔和,给婷儿有着不小的温暖 感觉. 因为婷儿自己的亲生哥哥,不知道是几时开始,已经不理会她很久了,心 底一直在强忍着哥哥对自己的一切……不小心触碰到哥哥,哥哥是多么闲恶地无 情地拍开自己弟弟的手,然后不断的拍打自己被弟弟触摸过的位置,彷佛会把他 弄脏一般……哥哥的一举一动是伤透了弟弟幼小的心灵……(省略)……(衣衣 不想哭)
 
    “什么问题呢?姐姐”婷儿看着自己漂亮的姐姐。
 
    “你是女生吗?”
 
    “姐……我……我……你都知道的,我真人不是,我……”婷儿回答的有些 扭捏……
 
    “只是穿着女生衣服,脸蛋想女生的男生罢了,对吗?”珊儿却是帮助婷儿 说完了,她想说的话……
 
    “嗯……”婷儿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穿着的热裤,拱起了一坨小山…… 
    没错,因为是男生,穿起女生的热裤,一定会将自己的小弟弟体现出来的。 因为热裤的设计不是裙子,设计方面讲究贴身,可是贴身是指下身平坦的女生噢, 对于男生来说却是会很不舒适,但是佣人却是拿了这么一套衣服给婷儿穿,也只 好穿了……
 
    “吃饱了吗?”珊儿姐不在聊之前的话题,却是转移了下。
 
    “嗯,吃饱了。”
 
    “跟我来吧。”
 
    “去哪里???”
 
    “呵呵,你的……改造计划噢……妹妹……来吧”珊儿姐故作神秘的样子却 是拉着还坐着的婷儿,走向二楼……
 
    ———————————再度来到了早上关押婷儿的地方……
 
    “姐姐,我们怎么来这里”婷儿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珊儿。
 
    “别问,快点,躺下去,乖啦,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帮你成为女生的。” 珊儿指了指早上绑着婷儿的金属床。
 
    “嗯,好吧……”婷儿倒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姐姐,乖乖的躺上了金属床…… 
    珊儿也走了过来,为自己的妹妹上了锁. 之后为婷儿解开了热裤上的钮扣, 由于珊儿纤细的手触碰了婷儿阴茎的部位,婷儿的阴茎充血了,勃起了,可是婷 儿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小婷坏坏噢,知道为什么你不适合穿女孩子的内裤热裤吗?就是这个硬硬 的东西作怪噢,是吗?”珊儿指了指婷儿的阴茎,又拍了一下她的睾丸……
 
    “嗯啊,是啊,这个东西弄得妹妹很不舒服,我好讨厌它噢。”刚刚珊儿拍 了一下,倒是让婷儿淫叫了声,却是很耻辱的回答自己的姐姐。
 
    “那么要怎么办呢?”珊儿用指尖的指甲,顺着婷儿阴茎上的排尿缝,现实 深深地按了按再划来划去。
 
    “啊啊,啊恩,好痛啊,姐姐不要这样,婷儿好痛……”
 
    婷儿的叫声更是大声了许多,这是一定的,因为珊儿这样不只是刺激到外层 的肉缝,因为她先按了深点,再划,这样的话却是刺激到了婷儿的内肉壁,如果 大量划的话,弄伤了,却是会导致发炎的……一句话……痛珊儿缓缓地将手抽到 了婷儿排尿缝的外肉壁,轻轻地划着,使到婷儿不再那么痛苦了……
 
    “怎么办呢?”珊儿的手没有停,倒是不久,婷儿的阴茎却是不再勃起了, 软了下去……
 
    “切了它……好吗?”婷儿看着珊儿,说出了,这句话……
 


    “嗯,你说什么?”珊儿看着婷儿,语气开始变冷……
 
    “切了它……好吗?很累赘,妹妹不喜欢这个东西”婷儿看着珊儿,说出了, 这句话……
 
    啪!
 
    珊儿一巴掌就扫在婷儿的脸上,然后又抱着被绑着的婷儿(虽然被绑着但是 身体和金属床是可是有小小的距离的。)
 
    原本被突然被扫一巴掌的婷儿有些错愕,就快哭了,可是珊儿,自己的姐姐, 却是在这个时候抱着自己。
 
    “姐姐,为什么打我……唔……唔”婷儿的声音带有些许的哽音,彷佛下一 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当珊儿听到自己妹妹这样问自己时,心里却是有一些的后悔,刚才的一巴掌 可能扇上了自己妹妹的心,想到这里时,珊儿抱着婷儿的双手更是紧了紧…… 
    “姐姐会帮助你成为女生的,不过你不可以不可以想用手术成为女孩子,姐 姐不能冒风险,你知道做手术很危险的吗?一个不小心,婷儿婷儿可能会离开姐 姐的,姐姐不允许,知道了吗?”珊儿很关爱的在婷儿的耳边嘀咕了出来。
 
    而原本以为自己的姐姐也像自己原来的家人那样……鄙视她……小小脑袋里 一直想着以前的事……正要哭出来时,却是知道了,打自己的姐姐不是因为鄙视, 而是因为爱,那种出自姐姐的关爱,婷儿心里是很感动的,升至于心里很是愧疚, 愧疚以那种心态想在关心自己的姐姐……
 
    “姐姐……”婷儿柔弱的声音响起。
 
    “嗯。”珊儿还在抱着婷儿。听到妹妹喊了喊自己,也是回应了。
 
    “可以亲亲你吗?”
 
    只见婷儿没有预兆的就是往珊儿的脸颊吻去,珊儿看了看那知错而在弥补伤 害了自己的姐姐的一幕,心里更是完全抹去了那“玩具”的感觉,真的开始接受 这个为自己着想的妹妹了……心下一阵温热,珊儿把头移开了,望着自己的妹妹, 往婷儿的淡粉色唇下吻。
 
    “嗯~ 嗯~ 嗯~ ”两人发出因为爽舌黏在一起翻转而发出的叫声。 
    突然,珊儿率先将自己的舌头抽出。
 
    “婷儿,姐姐会帮你的,我拿东西”说完,珊儿莫入了较黑的地方。
 
    只见珊儿拿着一条大大厚厚的皮带,皮带的中央有着紫色枕头的东西。 
    “姐姐,这个是?”婷儿对于自己姐姐拿出那么一条皮带感到很费解…… 
    “这是按摩皮带噢,可以造就女生完美的身躯,瘦腰啊,瘦臀,翘臀呀,还 是瘦小腿都可以……”珊儿也是耐心的解释给自己的妹妹听。
 
    “哇,那么好的东西,姐姐我也要完美身躯,我要当完美的女孩子。” 
    “嗯,姐姐拿出来就是给婷儿用的噢。”珊儿一遍撕开瘦身腰带的粘层,一 边回答婷儿。
 
    当珊儿步向婷儿时,却是没有马上为婷儿套上这个按摩腰带,而是把小婷已 经脱到小腿的内裤缓缓地,划过婷儿一个个敏感部位地,拉了上来,然后把小婷 已经颓畏的阴茎和睾丸分开,珊儿把小婷的阴茎贴在小婷的肚子上。
 
    由于珊儿的触碰,使到小婷不安分的阴茎再度勃起了起来。珊儿看了看再度 勃起的阴茎,再看了看婷儿,小婷却是很羞涩的低着头,彷佛自己勃起就是做错 事,自己不允许自己勃起,勃起对婷儿的感觉就是一种耻辱。其实也不能怪小婷 的,大家试想想,如果对于一个正常的女生,她会勃起,我看,那女生会很痛苦, 可能还会自杀呢,这是多么耻辱的事情呀!小婷可以算是正常的女生,可是却是 不正常的……男生了,呵呵呵……
 
    珊儿看到婷儿的勃起,彷佛心里有着微微的怒气,奋力的将正拉着的内裤大 大力的弹向小婷的阴茎根部。
 
    “嗯啊~ ”
 
    婷儿只是感觉到自己的阴茎根部好像被火烧一般的痛楚,发出了兴奋的呻吟。 之后棉质的女性内裤却是这样紧紧地束缚着自己的阴茎不垂下来,紧紧地贴着肚 子。而阴茎却是因为刚才的痛楚,再度恢复了软绵绵的状态. 珊儿看着这一幕, 心里却是开心了许多,用眼神赞许着小婷,彷佛在说这样才是我的妹妹嘛的意思。 但是珊儿并没有一直望着婷儿,却是拿起了准备好的按摩腰带,往小婷的身后臀 部塞了进去。
 
    “知道姐姐为什么绑着你了吗?就是要定固着小婷呀,因为想当女孩子不是 只有开心的,女孩子要承受很多的苦,像月经时的经痛呀,生孩子时的痛苦呀, 各个种种的痛苦噢。虽然婷儿本身是男儿身,女生的很多苦难不能感受到。” 
    “可是婷儿,你想当女生吗?”
 
    “嗯”
 
    “即使很痛苦,也要当女生吗?”珊儿彷佛给了婷儿最后的通牒。
 
    “即使是很痛苦的,但是婷儿会忍着,我想当女孩子,即使怎么痛苦,我都 会忍着,就像之前忍着家人对我的伤害一般,忍着痛苦的!”
 
    小婷是下定了决心要当女孩子的,可是却有着很多人阻碍着,不能,现在没 有了阻碍了,家人抛弃她了,她也没有顾及了,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成为女生! 
    而在一旁的珊儿,看着自己妹妹的决心,却是低着头,感受着自己妹妹给予 自己的责任,那么就要,身为姐姐的我就要帮助她!
 
    珊儿没有多说什么,因为现在即使说的再多也是没用,只有实际的行动才能 帮助自己的妹妹,决心小婷有了,那么就只剩下……动手了。
 
    珊儿将按摩腰带带的部位,穿过扣环,狠狠地用力拉,按摩腰带将婷儿整个 下体狠狠地过囊着,让婷儿的阴茎更是贴着肚子,而睾丸却是紧紧的被按着。 
    珊儿按了下最小的力道,只见按摩腰带开始了运作,小婷却是感觉到按摩腰 带的枕头部位有着两个滚轮,在旋转,而这个腰带是会震动的,虽然在遥控器上 是最小的力道,但是对于男性最脆弱的部位被过囊着,震动,睾丸的位置,阴茎 根部的位置,不断地,不断地,给小婷传来了……奇妙的感觉……
 


    壹~ 壹壹~ 壹壹壹~ 壹~ 。
 
    簌~ 簌簌~ 簌簌~ 。
 
    此时的按摩皮带不断的震动着,婷儿后臀被按摩腰带的两个涡轮弄得有些舒 适,但是皮带的位置绑着婷儿的小阴茎,在不断的震动中,阴茎再度勃起了起来。 可是现在的婷儿没有半点分心的去看它,而是不断的感受到一股股奇妙的感觉. 。 
    这种奇妙的感觉很奇怪的,好像是被人用手慢慢地捏着小鸡鸡,可是还没弄 痛你却是松了手,但是捏的速度却是很快,此时的婷儿忍受着下体传来的怔怔不 适,小腹一怔翻滚着。身体传来的不适使到婷儿想挣脱,可是不耐被绑着的婷儿, 却只能脸部一直在扭曲,虽然这痛苦的感觉不会疼,却是会让你心痒难耐。。 
    “叫出来吧,如果想叫就叫吧。”珊儿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边魅音地 挑起婷儿的性欲。。
 
    “咿呀~ 啊~ 啊哇~ ”婷儿仿佛被自己的姐姐挑逗了一般,不再忍耐了,嘴
 里不断的发出淫荡的低吟。。
 
    婷儿的身体绑在固定床上扭曲着,双手握紧,双脚伸直。仿佛这样能宣泄自 己的不适,可是这样做却是错了,婷儿这样做,反而使到自己的身躯承受更大的 性欲中,这种感觉就像被男孩子抽插着,可是每当你要高潮时,对方却是抽出自 己的阴茎,当你缓和了,再度抽插你,要高潮再抽出。。
 
    ——————————————15分钟之后。。
 
    滴~~~ 。
 
    按摩皮带应声而停,只见在一旁的珊儿面色很不好,走过来将绑在婷儿身上 的按摩皮带脱了下来。。
 
    “婷儿,这样不行哦,女孩子是不可以勃起的!你这样的话只能当喜欢穿裙 子的变态!你想当变态吗?”婷儿的一切表现珊儿看在眼里,说出了这段话。 
    “不可以!我不要!我不要当变态!不要!我是女生!我不要当变态!”。 
    此时的婷儿因为按摩腰带的停止,心里缺缺地,可是此时却是再度听到一个 自己很忌讳的词眼……变态……只见婷儿无法忍受,再加上心底缺缺的感觉,婷 儿有些淫欲地说了出来出。。
 
    “嗯,这样才乖嘛。来!姐姐会帮你的,我会让你更像女生的。”珊儿边说 边拿起放在桌上的塑料发带,绑着婷儿的阴茎根部。。
 
    (只有这样能行,对不起勒,婷儿……姐姐会帮你成为真正的女孩子的,不 会像不会像……)
 
    ————————————————————珊儿心里说着,其实珊儿看了 婷儿的一举一动,却是很明白了自己的妹妹是什么。现在的婷儿会想穿裙子,想 当女孩子,完完全全是因为来至于她下体的性欲,自己的妹妹是借助穿裙子带给 自己耻辱的方式让自己得到性满足。。
 
    可以说现在的婷儿不是个自愿想当女孩子的女孩子,而是因为耻辱,因为自 己的性满足才想当女孩子的。婷儿感觉自己如果是女生,就这感觉就会让她性满 足而勃起。这是标准CD的表现,不是一名有着真正完整女孩心理的人,现在的婷 儿不是。现在的婷儿只是13岁,当然不知道这些,心里是很迷惘的。却是因为裙 子,因为这些带给自己耻辱的东西,感到性满足,自我感觉是女子罢了。如果现 在婷儿做了变性手术,就算成功了,她也会后悔一辈子,因为失去了这个给自己 性满足的阴茎,婷儿只会失去一切想当女孩子的冲动和原动力,慢慢地就会变成 心理变态,迷失自己,后悔一生。。
 
    ——————————————————————“姐姐会帮小婷的!”珊 儿心里波动着,想起了一些些往事,手里却是没有停顿,塑料发带不断地慢慢绑 得越来越紧.
 


    “啊嗯~ 姐姐,好像有些疼。”由于塑料发带绑得越来越紧,她的小小阴茎 传来了疼痛的警讯。。
 
    “嗯,应该可以了。小婷准备好你人生的第一炮了吗?”珊儿坏坏地笑着, 仿佛想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很是诡异。。
 
    “什么是炮?姐姐”13岁的小婷却是很天真的,犹如什么都不知的小孩望着 自己坏笑的姐姐。。
 
    “炮是一种男生最喜欢的东西哦,有些男生会痴迷这种东西,每天都要射出 2 ,3 次炮呐。”。
 
    珊儿的手开始的动作,先是缓缓地放在婷儿的小龟头上,再慢慢地将未经人 事的小包皮慢慢地脱下来。。
 
    “姐姐,我是女生,怎么可以弄男生的东西,我不要炮啦。”小婷一听炮是 男生最喜欢的东西,却是心起一阵反感,开口并拒绝了珊儿。。
 
    “嗯,很好,这样才对嘛,所以等下婷儿不管怎样都不可以射出来哦,射出 来是男生的行为,如果婷儿射出来了,就要惩罚你哦,因为婷儿是女生,你要证 明自己是女生,知道吗?”珊儿脸上一转喜色,心里却是想着,这妹妹真乖呢。。 
    即使两姐妹在聊天着,但是身为姐姐的珊儿,却是没有停手,只见包皮紧贴 阴茎内缝,很难拉下来。可是珊儿却是不懈的缓缓拉着,慢慢地拉着,因为不想 大大拉了,伤了自己妹妹。(未经自慰的小男生,通常包皮里侧有着污垢粘着外 层包皮,所以第一次拉下来会很痛,拉下来之后需妥善清洗,不然会细菌感染。)。 
    “啊啊,好痛,姐姐对不起,我又我又…………”婷儿因为身体承受着包皮 被人强行拉开的痛苦,小小的阴茎又开始勃起了。。
 
    “哎呀,婷儿体内太多男生住着了,不要紧,姐姐帮你赶跑他们。”珊儿突 然小用力,只见婷儿的包皮解放了,身旁的安道夫却是准备了一瓶消毒液,递到 了他的小姐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当包皮被拉下来的一瞬间,婷儿下体传来的疼痛提升 了不止一两分,生生地让婷儿大叫了出来,而她的小阴茎也就再度解放,勃起时 更完美了。可是绑着婷儿阴茎根部的塑料发带,却是更紧了,如果现在让婷儿尿 尿,一定是滴水难漏的,呵呵。。
 
    “啊~ 啊~ 啊嗯~ 啊,好痛,姐姐你涂什么,这个东西很痛”珊儿也没有因
 为自己妹妹的疼叫而停下手,而是干净俐落的倒了消毒水在湿棉花上,大大力的 将婷儿阴茎上的污垢檫干净,再从安道夫的手里按过了水,清洗干净. 。
 
    此时的婷儿只感觉到下体一冷,一把地她的阴茎却是缩了缩,颓废了下来。 可是珊儿也没有停顿,洗干净了之后再用毛巾擦拭,毛巾上的纤维也是使到婷儿 一阵怪异。就好像拿着指甲刮着你的阴茎内侧般,很是敏感。。
 
    “嗯,婷儿干净了哦,姐姐开始咯,啊唔。”。
 
    只见珊儿用右手抓着小婷的包皮,小嘴一张,狠狠地将婷儿的小阴茎含到了 嘴巴里去。。
 
    “姐,你在干什么?这样这样很脏的…………啊!啊~ 啊~ 啊嗯脏~ 嗯啊不
 可以嗯嗯~ ”本欲想阻止姐姐的婷儿却是话没说完,就被珊儿的舌头挑逗了马眼, 使到婷儿欲罢不能,话也说不清。最后婷儿就只剩下淫叫的份了。。
 
    珊儿的口交持续了5 分钟,珊儿的手口并用,熟练地为自己妹妹口交着,当 然的,婷儿的小阴茎也升起了,当她的小阴茎勃起时,珊儿加快了嘴以及阴茎的 交合速度,婷儿也处在了一种异常兴奋的状态中,双眼因为欲痒,已经微微闭起。 感受着这奇妙的感觉. 。
 
    “好痒哦,嗯嗯。”小婷的四肢被固定着,只能斜躺着,忍着这一切,什么 也不能做。。
 
    珊儿的口交持续了15分钟,此时的婷儿下体突然感觉到了想尿尿的感觉,可 是却又不像,感觉要用力射才可以尿出来。可是婷儿想到姐姐的嘴巴在吃着自己 的脏东西,所以就忍了下来。但是下体却是不断的在镇痛着。很像憋尿的感觉, 可是却比憋尿来的舒服。也感觉到自己的小马眼有分泌这一点点的液体,感觉只 要用力就会把那些尿尿射出来了。。
 
    “啊啊啊啊,嗯嗯,忍不住了啊,呜呜。”婷儿的眼角逼出了些许眼泪. 声 音变异着。。
 
    珊儿的口交持续了25分钟,珊儿终于将嘴巴拿开了,正当嘴巴离开婷儿的下 体时,小婷想要射出这些让他欲仙欲死的尿尿。可是却是一点也射不出,此时的 小阴茎已经涨紫色了。为什么射不出?为什么会变紫色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 绑在婷儿阴茎根部的塑料发带。。
 
    此时小婷看着自己的变得怪异的阴茎,只看到一根勃起的小阴茎,可是在阴 茎根部的肉却是完全陷了下去,根部上面的阴茎已经成了深紫色,整只阴茎上面 残留这姐姐的唾液。马眼出却是缓缓地流出淫水。。
 
    “婷儿,你看,多么漂亮呀,是不是,呵呵呵”珊儿看着自己的杰作,一脸 玩味的看着自己越来越可爱的妹妹。。
 
    此时的婷儿已经很痛苦了,手脚好像在不断的在抽筋一般,一张一合的,震 动,想挣脱这束缚她的固定床。可是却是一次次的被压制着。。
 
    “姐………姐,我………我好想…。想……尿尿………很痛……很痛苦…。 好像尿尿啦………呜呜呜哇哇呜呜。”婷儿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下体在她姐姐停 止口交之后不久,手脚开始一抽一抽的,下体马眼处更是传来强烈的刺痛感,好 像有人拿螺丝在她的马眼出慢慢地转入,因为塑料发带的影响,使到婷儿体内的 精液没有办法解脱,喷射出来,不断地累计,使到阴茎周围的经脉都开始疼痛了 起来,一心想射出尿尿的婷儿却是很无奈,四肢被固定着,没有办法用手把塑料 发带弄脱,只能用力的射,可是不管着么用力,甚至用力到手脚抽筋了,只能将 大含量的精液以小滴小滴的漏出来。就像女孩子一般的漏着淫水一般。
 

    昏暗的大房间里,隐隐约约地听到稚嫩的喘淫声。伴随着不协调的节奏,却 是有着富含音乐性的铁链敲击声。不知情的人如果听到还会怀疑是哪家的禽兽在 奸辱自家小女儿呢。。
 
    珊儿的手口停止了对婷儿维持了20多分钟的刑罚,其实珊儿是在处罚自己的 妹妹,因为她一直被挑逗到勃起,这就是证明了她的妹妹一名伪TS的事实,说白 了,珊儿有些感觉自己被骗了,但是想了想现在眼前的小女孩已经是自己的妹妹, 也没有像以往那般的冲动。而是打算将自己性格扭曲的妹妹拉回“正途”。。 
    而婷儿那涨成深紫色的小阴茎,也因为婷儿不断的用力试图将体内的〖尿尿 〗射出,所以现在的婷儿全身好像抽筋,实则却是用尽全力,只为一尿。。
 
    安道夫:“看来大小姐是想让二小姐暴毙吗?大小姐,是不是要………”安 道夫依然一脸冷色,望着珊儿,仿佛在询问着珊儿的意见一般。。
 
    “多嘴!这里没你的事,安道夫,你去叫受奴慧来。”珊儿心神会意,但也 没有在自己管家面前有失主人的尊严,而是让自己的管家回避。。
 
    “遵命,大小姐。”安道夫躬身而出,走出了房间. 。
 
    ——————————“婷儿!你忘记姐姐对你说过的话了吗?蛤!”看着 安道夫的离去,珊儿再度看向自己的妹妹。。
 
    当珊儿看到自己的妹妹那一直试图射出精液的样子,那种奋力要射出的样子, 那样子就像男生欲罢不能,为求一射的表情一般,心里突然无名火燃烧了,愤怒 的大声骂着她的妹妹。。
 
    “姐姐………我我,可以帮我解开绑着我的塑料发带吗?婷婷好痛苦哦。好 想尿尿。”婷儿委屈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为什么突然生气了,伴随这身体一 直强烈传来的痛楚,缓缓地对珊儿说道。。
 
    “尿尿!尿什么尿?你看看你!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珊儿拿起了镜子照 着婷儿。。
 
    婷儿即使疼痛的张不开眼睛,但还是眯眼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用力做什么?想打炮啊!帮你解开塑料发带?解了又 怎样了?解了你就要当男生?像男生那样的打炮?你不想当女生了?你想当男生, 你想打炮?蛤!”。
 
    珊儿是怒了,看着自己的妹妹做错了事还楚楚可怜的求自己让自己犯下更大 的错误,珊儿是怒了,心里甚至有着一丝丝的冲动,想拨电话的冲动,想打给那 个〖神〗(留下一个关子,呵呵)。
 
    “我………我………现在现在是在学男生打炮吗?我只是想尿尿。呜呜呜呜”听到珊儿的怒骂,婷儿哭了,哭的像被淫辱的小女孩般,身体也开始停止了用力。。 
    “姐姐知道婷儿不知道,所以现在婷儿知道了这种方式产生的尿尿其实尿出 来不是尿尿来的,而是炮来的,这些炮是白白色黏黏臭臭的,知道吗?从今天起, 不能把这些炮射出来哦,女孩子是不会射炮的!”。
 
    珊儿听了婷儿的话,仿佛醒悟了一般,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一脸慈爱的表 情,手沾了一点小婷黏稠稠的精液,在婷儿面前挥了挥,嘴里又开始了对13岁小 女孩的吹眠。。
 
    “婷儿乖哦,你是可以变成女孩子的哦!姐姐相信我的妹妹可以的,现在你 先放松心情,不要管下体给你多大的痛楚,姐姐教你身为女孩必须有的受心!现 在你只要默默地忍着,感受痛苦,你知道吗?我们女孩子呀,每个月要来月经时 腹部会很痛的哦,爱爱时也会很痛的,生孩子更是痛苦,比你现在的痛苦更痛更 苦,所以要当女孩子,就要先克服这些痛苦,忍受痛苦,感受痛苦,接受痛苦, 享受痛苦,爱上痛苦。这种痛是可以很舒服很享受的,知道吗?”珊儿循循善诱 地诱导这自己可爱的妹妹走向“正途”。。
 
    “嗯,婷婷不会再用力了,我会享受这些痛的。我是女孩子,所以我要忍受 这些痛。”婷儿却是很乖巧的受教,接受了自己姐姐的建议,不再抓紧身体,不 再用力,而是忍受,感受,接受,享受。。
 
    (知道了吗?这就是身为SM中的M ,也就是身为受的感悟和决心!做小受受 没有那么简单的哦,而且是有着很博大的精神的,想交流可以短讯琴衣我哦。呵 呵)。
 
    婷儿停止了身体的动力,将自己整个人沉沉地贴在固定床上,不去理会下体 一直传来的强烈意识和痛楚。随着小婷停止了用力,很快的,小婷的小阴茎传来 了更强烈的欲望,痛楚和想用力就射的感觉,为的就是让她射出她体内的精液。。 
    可是婷儿的心里却是一次次的抵御了这些痛楚,慢慢地又从抵御痛楚转换成 了感受痛楚,痛仿佛转换成了一种新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的,就好像自己的 尿尿在倒流,可是却是一点一点的少量少量的在倒流着。。
 
    “嗯~ 嗯唔~ 啊~ 嗯啊~ 啊!…………”婷儿又像之前被自己姐姐口交时那
 般淫叫了起来,可是这次的淫叫却是一种比之前更带欲望,更享受的淫叫。淫叫 中富含着欲望,富含着享受。。
 
    即使身体带给自己强烈想尿尿,想射出的讯息,但是婷儿依然没有用力分毫, 心里一直想着,要忍住,要享受,要接受这样才是女孩子,这样才不会辜负自己 的姐姐的心态坚持着。终于,肉体的欲望在婷儿坚强的意志中被击败了,婷儿的 肉体妥协了,适应了。。
 
    “嗯啊!啊啊!啊!啊哈!嗯啊!嗯嗯!嗯嗯!”婷儿一直想着要接受忍受 享受,突然间,下体传来更大的痛受感,这痛受感让小婷更加的兴奋,淫叫声更 是从细细的低淫声转到了高昂的淫欲声!。
 
    此时,婷儿的小阴茎终于缓缓的软弱下来,却是一直在抽绪,一抽一抽的, 而这种感觉就像是女孩子被抽插的感觉一般。自己的阴茎根,抽自己的根穴一般。。 
    咿呀——突然!
 
    门开了……………。
 



    咿呀——。
 
    门开了…门的后头,先是出现了安道夫的身影,优雅的安道夫手里握着一条 黑色的皮质狗链,后头跟着一名全身赤裸在地上爬的女子。。
 
    全身赤裸的女子只有一个部位是没有赤裸的,那个部位就是她的下体,她的 下体一直在震动着,细眼一看,就能发现她纤细的腰绑着一个粉色自慰震动阴茎, 可是赤裸的女子仿佛没有感受到一直在震动的自慰阴茎,而是爬着十足像只狗一 般,自然的乖巧的跟着安道夫爬了进来。。
 
    “大小姐,受奴。菜菜思慧已经为您带来了。”。
 
    “汪!”那名赤裸的女子菜菜思慧用双手并拢双脚大张的方式坐了下来,然 后以一种很标准的狗叫声,吠了出来。。
 
    “嗯~ 嗯~ 嗯~ 啊~ 姐,我没有勃起了,我是女孩子了!”当安道夫和受奴
 进来不久后,躺在固定床的婷儿也从刚刚的受感中解放了出来,就对着自己的姐 姐汇报自己的状况,仿佛做对事情的小孩,等着自己的姐姐称赞一般。。
 
    经过婷儿不懈的感受享受之后,勃起的阴茎却是无力的垂了下来,发带也不 再是束缚,小婷的阴茎也恢复到了以往的肉色。只是阴茎的周围有着不少的淫水, 就像是高潮之后的女孩般,一直分泌着透明带有粘性的淫水般,现在的婷儿越来 越像女生咯,呵呵。。
 
    “婷儿乖哦,姐姐给你介绍一只我们家养的狗哦,菜狗!过来!”珊儿对着 菜菜思慧招了招手,示意这像狗一般的人够来一般。。
 
    安道夫却是很配合的为受奴解开了手中的狗链,菜菜思慧飞奔的冲向珊儿的 身边。。
 
    “呜汪!”菜菜思慧很乖巧的向珊儿吠叫了一声。。
 
    “婷儿,这是我们家养的受奴。菜菜思慧,跟它打招呼吧。”珊儿摸了摸身 边赤裸女的长发,而菜菜思慧看向了婷儿。。
 
    此时的婷儿,心里有些郁闷了,眼前的明明是人啊,怎么会给姐姐说成是狗 呢?再看了看这名女子,年龄大约和珊儿相仿,有着大约是D 罩杯的傲人胸乳, 如果这菜狗站起来的话,它的身材应该比正常的女性偏长的。如果说脸蛋的话, 却是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因为这菜狗的脸颊很红,远远看起来是很好看很美, 可是近看之下却是发现了那红润的脸颊,却是一丝丝的血丝. 很是怕人。。 
    “你好哦,我是珊儿姐姐的妹妹,我叫婷儿。”虽然心里很是感觉奇怪,但 是既然自己姐姐说它是狗,那么就当它是狗好了。。
 
    “汪!”受奴。菜菜思慧仿佛听不懂人语一般,再度学着狗叫着。。
 
    “安道夫!让这个贱女人看!”不知道为什么珊儿又发火了,语气很重,闲 恶的看着受奴。菜菜思慧的后背。。
 
    “是的,大小姐。”安道夫受命之后,就走到了受奴。菜菜思慧的身边,用 双手,像提起小狗一般,抓着她两边的胳肢窝,一把将她提起,直到她的前肢能 爬在